1)第50章 不曾相识_醉卧春庭看月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萧永清见淮醉不悦,转移了话题:“那你今后怎么打算?”

  “活一天是一天,明天再说明天的话。再说了,我可得先把写信的人找出来,说不定他真知道些什么。”淮醉看似大度地耸耸肩,故意做出纨绔子弟的作态来,眉宇间却夹藏着深深的思虑。

  “我其实不明白,你和平渊王看似毫无交集,为什么也会去查?”

  “……”过了许久,淮醉才挤出来句,“因为他是个好人,他的下场不该那样。”也为了,找个活在世上的理由罢了。

  萧永清忽然笑了下,道:“你不觉得很有趣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们几个人都想知道那年平渊的事情,虽然原因各不相同。”

  “是啊,我们……”

  门外忽然传来扑通一声,淮醉立刻闭上了嘴,推门而出,见地上躺着个身着夜行服的蒙面男子。

  萧永清见着忙上前去,顾不上仪态:“你是念儿手下的石头,怎么会在这儿?出什么事了!”

  伸手探去,石头身上竟染满鲜血。

  “太子殿下,苏小爷她们遇到麻烦了。”石头说完便断了气。

  萧永清吩咐将石头安置好,令长风稍后带人追上了。

  他转身回房拿了两把剑,淮醉见他那急冲冲的样,知是出了大事,没问便接过剑,随他去了马廊。

  急促的马蹄传遍空寂的长街。

  冬月寒凉,月瑾拢了拢斗篷,提上一盏锦灯踏入白雪铺就的林间小道。

  此时,启明未升,天地黯然。

  无叶的树林在月下分外幽森,树干仿若从地下伸出的巨手,直指苍穹,控诉着人心莫测世事无常。

  几分钟前,本来熟睡的她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待打开门却不见人影,只有封信静静躺在地上。

  她打开信封,里面赫然四个大字“速至后山”,这字体极为熟悉,却又想不出在哪见过。

  居然听了这种没头没尾的要求。

  这条小道没月瑾想象中长,不多时便见一块巨石横断了小道。举起灯凑近细瞧,写的应当是临虹别苑的规训,她对这没什么兴趣便没看下去。

  再往前就是猎场了,环顾四周,没望见什么别的路,月瑾叹了口气准备往回走。

  月瑾刚一转身,一抹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,那人道:“公主,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“幽南,不,应该叫您姬岚圣女。”

  月瑾暗抚着狂跳不止的心,故意将“您”提高了音量。

  幽南的衣着月瑾认得,那是北漓的三等神官,据说在天泽大战前便是由她们传授给教徒治练蛊毒的方法,这倒难怪她对此这般上心了。

  幽南站在阴影下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她轻声笑了出来:“您这是在责怪我吗?”

  语气还同往日般乖巧,此时却令人心寒。

  “不敢。”月瑾愤愤不满道。

  幽南沉默着,在月瑾看来有半个多时辰,有些时光就是如此煎熬。

  

  请收藏:https://m.dishi8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